[技术干货] 【深圳HDZ】王松-新气象,接个私活赚点生活费?恐怕事情没有这么简单

      现在到处讲副业,怎么样利用副业赚钱,这能理解,一方面年轻人生存压力大,多赚钱点总是没有坏处;另一方面,每年的裁员信息看的人心惊胆颤,大家都想为自己留一条后路。


      新年伊始,想必很多小伙伴可能都想大展拳脚,新的一年好好干一番,很多人就想到了接私活,但是接私活到底赚不赚钱,这里有哪些坑,松哥和大家扯扯。


      松哥刚毕业的时候做 Android 开发,在做 Android 期间基本上没有接过私活,因为 Android 有一个特点,就是应用看着很简单,在甲方眼里可能就是画几个页面,但是实际操作起来,要考虑各种各样的机型适配、屏幕适配、甚至系统适配(由于国内厂商做了各种定制带来的)等操作,也算是一件非常费力的事情。由于和甲方这种认知上的差异, Android 的活很难谈上价钱,所以就没接过。


      直接接应用做虽然没有做过,但是 Android 有另外一个灰产,就是做“二次打包”的羊毛党,这个几乎不需要很高的技术手法,把别人发布的 App 拿来,拆包之后,加入自己的私货(大部分情况下可能是广告),然后再发布出去供用户下载,就能赚钱了。由于 Android 的开源,加上二次打包成本低,导致这一现象曾经非常猖獗,在 Google Play 排名前 100 位的应用中,有 60% 的应用出现了二次打包版本,而这 60% 的应用中,大部分都是游戏类应用,高 ARPU 游戏,单个安装激活价也比较高。


      我当时在广州上班,上海有同事做过这个,但是据我了解到的,他们这种一般也是需要多个人协作的,分配到程序员手里的就是拆包打包的活,工作的可替代性较强,所以其实能赚到的钱也是非常有限的(除非一个人搞定整个链条,那就很有赚头了)。


      总之呢,当我还是一个 Android 猿的时候,其实是没有赚到什么外快的,虽然当时国内的一些接单平台都注册了,也经常登录上去看看有没有合适的,但从来没找到合适的。直到变成了一只 Java 猿,事情才有了转机。


      下面我从几个不同的方面来和大家介绍接活的一些常见问题。


 01  技术栈 


      当我还是一名 Android 工程师的时候,我每次登录一些接单平台,找 Android 相关的活,但是人家大部分都是希望能够 Android、iOS 以及 Web App 同时做,这就比较麻烦了,你还得学 iOS,要么就是跨平台方案,所以我在 2016 年的时候,还搞了一段时间的 RN,不过跨平台方案不一定适用于有所场景,有的应用没法使用跨平台方案。


      如果自己不想学,也可以搞一个团队来做,但是找一个靠谱的搭档其实也挺不容易的,外包赚的是辛苦钱,不一定大家都有这个意愿,而且很多人没接触这个行业,对报价有一些误解,经常乱报,当时有一个在北京总部的同事,做 iOS 的,我联系他,他直接报了一个天价,吓得我再也不敢找他了。


      所以当我从 Android 切换到 Java 上之后,我一直在尝试走的路线就是全栈路线,我希望能够做到从前端到后端到架构一个人独立完成,当然这需要我付出巨大的学习成本,事实上我也确实花费了很大的时间去搞定这一套方案,直到今天,我还在继续完善自己的技术栈。


      当你能独立搞定前后端这一整套方案,再去接私活就会灵活很多了,价钱、工期、技术栈等等,都有你自己来掌握。


      当然,如果你不具备全栈开发的能力,但是有一些长期稳定合作的技术小伙伴,互相之间比较熟悉也比较信任,大家分工合作各司其职,那也可以,每个人的技术压力会小一些,而且技术选型可能也会更加灵活。


     **这一块比较忌讳的是临时拉人头,临时凑一个水平参差不齐的团队,项目上线前夕想哭都没眼泪。**


 02  接活 


      接活的话,这个我觉得要分情况。大家经常会在网上看到别人总结的一大堆接活平台,老实说,我几乎所有平台都注册过,但是从来没有接成功过,而且曾经差点被一个厦门的平台坑过,这个我一会和大家说。


      在平台接活主要有两方面的问题:


1. 平台上的项目规模可能比较大,而且大多需要企业资质,个人开发者生存空间较小

2. 互相之间不信任,要通过平台完成付款和验收等操作,这无形中增大了工作量


      基于这两点原因,我觉得个人开发者在平台上并不太好接活,那么怎么接?这个时候就考验你的人脉资源了。

 

     松哥做过的几个外包,非常巧合的都是和学校有关,一个是给西藏大学的小程序,一个是给哈尔滨工程大学某老师做的,这两个,一个是我当时的领导给介绍的,另外一个是我高中室友介 绍的,因为哈工程那个老师是我室友在西交大的师兄,除了这两个项目也做过几个国外的项目,国外项目是我在深圳的朋友介绍的。


      因为都是朋友介绍的,也都比较信任,这样收款相对来说就要随意很多,事实上我做的几个项目都没遇到过因为项目质量或者尾款扯皮的事,所有事情都比较顺利。而如果是从平台上接的活,那么一般来说要严格签订合同,然后约定付款期限等。


      那么平台也有一种比较坑的运作方式,大家要是注册过很多平台可能会遇到这种。有一类平台,当你注册成功之后,他会利用你急着接单的心里,打电话告诉你,他们有许多单需要派发,但是需要你先交会员费(是的,你没看错,你本来是想赚钱的,结果钱没见到,反而先被平台赚了一把),而且这个会员费基本上也不便宜,都得万把块,甚至更多。松哥身边有人掉到这个坑里了,他交了钱之后,平台确实给他派单了,但是都是几百块钱的单子,千把块的单子都很少,他说干个两三年,能回本就不错了。这里的坑就比较多了,我在知乎上也看到过相关的讨论,反正大家如果见到有平台让你先交钱,那么一定要拒绝。


 03  报价 


      报价也是一个技术活,价钱不是漫天要价的,它有一个计算公式,先根据项目的工作量,大致上估算一个工期出来,比如这个项目你预计如果每天干 8 小时,需要 20 天才能完工,那这个 20 天就是工期,然后乘以你目前的日工资,比如你的日工资是 1000 块,那就乘以 1000,然后再上浮 30% 左右作为利润,最终得到的报价就是:`20*1000*1.3=26000`


      30% 这个可以根据项目的难易程度,技术含量等灵活调整,一般如果是企业级后台应用的话,其实是没有太多可圈可点的技术点的,都是一些常规技术,所以利润不会太高。


      但是大家知道,无论是自己接私活,还是在公司里干活,项目需求都很难一步到位,未来都不可避免的需要更改。一般来说,如果是一些小的变动,我都选择忍。也遇到一些需要大规模更改的,这种该加钱就让加钱,该拒绝就要拒绝,不然累的是自己,而且要重新约定工期。当然,如果签订了合同的话,其实没啥太多问题,按照合同走就行了。


 04  合同 


      合同的话,其实我之前拟定过。做哈工程老师的项目的时候,对方希望能够签订一个合同,那就签订吧。其实我一直觉得如果能签合同最好签,这对双方都有好处。然后我就在网上找了一个合同模版,自己改了下,然后找了一个学法律的同学帮我审了一遍合同,确定没什么问题,发给对方。但是在后来的实际操作中,双方都比较自觉,所以合同其实又放一边了。


      大家可以在松哥公众号后台回复 `外包合同` 获取这份合同模版,大家自己以后如果签订外包合同时可以作为参考。


 05  小结 


      总的来说呢,接私活赚到的都是辛苦钱,因为我们要牺牲自己的休息时间,利用休息时间去做事情,而一般能够外包出来的项目也没有特别大的技术含量,所以普遍利润不高,而且也谈不上通过项目自我提升,小打小闹可以,但是如果想把它作为一个长期的事业来做的话,我其实是不太建议的。


      长期的话,我觉得大家做一个产品,可能更有赚头一些,例如做一个完整的 erp、一个完整的 crm 或者 cms、wms 等,做一个产品,然后在接活的时候,接同一个领域的活,例如都是 erp、都是 crm ,这样,原本的代码随便改改就能用了,这样,利润就会高很多。也只有这种形式的外包,有赚头。


     "好了,小伙伴们有什么兼职接外包的经验,也可以来说说。"


关于作者


   王松,江湖人称“松哥”

  • 出书《Spring Boot +Vue全栈开发实战》,清华大学出版社

  • 个人公众号:“江南一点雨”,2019年产出117篇原创技术干货,包含“Spring Boot系列”、“前后端分离系列”、“系列教程等”


联系作者

王松二维码1.png


添加好友时麻烦请备注来源、公司及名称,谢谢



HDZ社区—携手全球开发者 共建开放、创新、多元的开发者社区组织 


      HDZ是Huawei Developers Zone的英文缩写,是华为开发者生态面向全球开发者建立开放、创新、多元的开发者社区组织。


      致力于帮助开发者学习提升、互动交流、挖掘机会,推动ICT、互联网等产业生态的建立和发展。


      对云计算、IoT、人工智能、5G、区块链、鲲鹏、昇腾、软件开发与运维、开源等各技术领域感兴趣的开发者、软件工程师、创业者、运营人、产品人、大学生、老师等都可以参与到HDZ


      HDZ秉承开放、创新、多元的社区文化,完全由各地HDZ组织者、志愿者自发组建和领导。华为公司不直接参与HDZ组织建设和领导,只按需对HDZ社区活动提供必要的方向指导、资源支持、活动支撑等,并为各地HDZ组织者提供与全国组织者互动交流的机会。


HDZ活动报名二维码.jp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