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技术干货] 建设“书香社会”还需支持和引导 

文化部网站上的文章,建设“书香社会”还需支持和引导  发布日期:2015-03-16 浏览次数: 字号:[ 大 中 小 ] 编辑:李庆禹     中国文化报记者程竹 王立元 焦雯 张建友报道:“我理想中的‘书香社会’是让每个人享有平等的阅读条件和机会,共享阅读的快乐,使百姓之心充实而丰盈,精神饱满而恒久。”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高云对日趋升温的全民阅读现象给予乐观评价。     理想和现实之间,差距犹在:虽然连续9年大力推动的全民阅读让人民群众享受了更多文化发展成果,但在实际倡导全民阅读过程中,仍存在与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和建设文化强国的要求不相适应、全民阅读的软硬件水平与群众需求不相适应等问题。“全民阅读”如何在更大范围内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助推器,代表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。     阅读现状依然不乐观     2014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: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77本, 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65本,略低于2018年的4.67本。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2.84本,较2018年的3.32本减少了0.48本。低于韩国的11本、法国的20本、日本的40本、以色列的64本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馆长卢云辉曾做过的一份调研显示,在相当一部分城镇,65%的成年人从来没有去过公共图书馆,超过20%的中小学生没有去过本地的公共图书馆。     “现在我们的阅读空间越来越小,由于全民阅读没有国家法律法规保障,也未纳入政府考核指标体系,缺乏长期、持续深入开展的动力。长此以往,文化创新也就失去了活力。”卢云辉表示。     黑龙江省图书馆馆长高文华说:“在基层特别是农村,有的图书馆几年甚至十几年没有更新过像样的图书,有的县级图书馆仅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在维持,读者比工作人员还少。这其中,既有政府投入不足、农民对阅读不热衷,也有基层文化干部引导不力等多方面原因。” 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,网络、移动客户端等新兴媒体大量出现,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阅读。如今,很多人宁可一天花几个小时刷微博、微信去“浅阅读”,却不愿抽出时间走进书本“深阅读”。调查显示,在受访者被问及不读书的原因时,获选率最高的选项是“工作忙,没时间”(42.8%),其次是“没有读书习惯”(35.8%)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坦言,透过“阅读危机”表象,折射出的文化困境值得思考。     建设“书香社会”需引导     “今天你读书了吗?”这并非只是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“打造书香社会”的应景之问。如何改变“阅读危机”的环境?如何引导人们自觉阅读?这应成为“每日一问”的话题。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海说,风气要靠引领,领导干部应成为全民阅读的身体力行者。全民阅读状况的改善可引入行政手段,通过纳入考核办法,引领农村和基层书香社会建设,如可通过开展阅读比赛、百姓评好书、读后感等互动活动,激发民众的读书热情。          此外,图书馆也要打破传统的办馆方式,积极走出去。黑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韩慧峰说,图书馆可利用自身资源与社会各界开展活动来吸引读者,这种开放式办馆的方式可以使图书馆的借阅量不断提升。图书馆的存书量很关键,但更为关键的是图书馆工作人员必须发挥作用,通过各种方式让读者爱上书。例如,鹤岗市图书馆利用文化志愿服务创建人工图书物流通道,只要读者想看书,一个电话,文化志愿者就送到家。     营造全民阅读环境,民营书店不可或缺。记者了解到,江苏立法促动实体书店转型,在特殊的时间段延长营业时间至午夜零点,在此期间,通过举办DJ会、音乐会等吸引读者。对这样的尝试,南京先锋书店一位人士告诉记者,书店晚上的盈利大部分并不是来自图书,但各种活动吸引许多读者前来,以此来培养潜在读者。     政策支持应更有针对性     近年来,国家和地方财政为支持全民阅读环境的形成,加大了财政投入力度。2013年,财政部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首次对南京等12个城市的56家实体书店给予奖励资金9000万元;图书批发和零售环节享受为期5年的免征增值税优惠政策。这一扶持政策不仅催生了实体书店的春天,更对全民阅读环境的形成起到了助推作用。然而,改变阅读环境,营造书香氛围,就国内图书馆现状来看,服务设施、书籍品种选择等都需要政府给予更多支持。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南省文化厅厅长杨丽萍建议,出好书不仅需要机制规范,更需要政策引导。国家应该出台政策扶持好书的出版、好书的阅读。“书香社会的建设,提供好书至关重要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作家池莉说,现在市场上的图书,写大话空话的多、教人怎么赚钱的多、教人勾心斗角的多,而对社会真正有价值的书少。池莉认为,全民阅读需要健康的图书市场,需要政府弄清楚各阶层不同年龄段、不同教育水平的人想读什么?这样在支持举措上才更有针对性。     国家图书馆每年到馆读者400万人次,网站点击次数约12亿次,以之为代表的公共图书馆服务方式与过去相比有很大改变,这得益于图书馆服务内容、方式与时俱进,馆内有“菜”、馆外有“肉”,传统阅读与现代阅读两者并存。陈力说:“服务内容、方式发生变化不是说不阅读,而是换了一种形式阅读,根据读者阅读方式的变化提供读物。希望省市县各级财政加大对当地图书馆的投入,把图书馆办成当地精神家园,这对形成全民阅读的氛围至关重要。”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说:“长期以来,我国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存在成本高、效率低、亏损大、服务差的现状。要改变这种状况,需要进一步理顺政府、市场和社会的关系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。让老百姓可以在不同的服务供给者之间进行选择,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公平竞争。”     此外,一些政协委员还呼吁设立国家阅读基金,并拿出专项资金建设更多公共图书馆,尤其是增加贫困地区图书馆数量,在留守儿童较多地区,探索建立留守儿童图书馆,创造人人能读书的良好希望有识之士促成此事,网络实体公共图书馆是我国图书馆的发展方向,用网络+市场经济+政治,促进全民阅读。 想一想劳动人民工作一天,回家躺在床上,就能用手机在网上图书馆为自己和儿女挑选一本好书,花少量的邮费就能读到一本好书是一件多么好的事情。 李约瑟之问其实,相似于“钱学森之问”,在上个世纪也有一位英国人提出过。这个人就是李约瑟。著有《中国科学技术史》的李约瑟曾问:为什么近代自然科学只能起源于西欧,而不是中国或其他文明?这就是“李约瑟之谜”。它提出了一个悖论:“为什么古代中国人发明了指南针、火药、造纸术和印刷术,工业革命却没有发端于中国?而哥伦布、麦哲伦正是依靠指南针发现了世界,用火药打开了中国的大门,用造纸术和印刷术传播了欧洲文明!”是读书成就欧洲文明。文化部网站上的文章,建设“书香社会”还需支持和引导  发布日期:2015-03-16 浏览次数: 字号:[ 大 中 小 ] 编辑:李庆禹     中国文化报记者程竹 王立元 焦雯 张建友报道:“我理想中的‘书香社会’是让每个人享有平等的阅读条件和机会,共享阅读的快乐,使百姓之心充实而丰盈,精神饱满而恒久。”今年全国两会上,全国政协委员、江苏省文化厅副厅长高云对日趋升温的全民阅读现象给予乐观评价。     理想和现实之间,差距犹在:虽然连续9年大力推动的全民阅读让人民群众享受了更多文化发展成果,但在实际倡导全民阅读过程中,仍存在与当今社会经济发展和建设文化强国的要求不相适应、全民阅读的软硬件水平与群众需求不相适应等问题。“全民阅读”如何在更大范围内转化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助推器,代表委员们积极建言献策。     阅读现状依然不乐观     2014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:2013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77本, 2019年我国成年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65本,略低于2018年的4.67本。人均电子书阅读量为2.84本,较2018年的3.32本减少了0.48本。低于韩国的11本、法国的20本、日本的40本、以色列的64本。全国人大代表、贵州民族大学图书馆馆长卢云辉曾做过的一份调研显示,在相当一部分城镇,65%的成年人从来没有去过公共图书馆,超过20%的中小学生没有去过本地的公共图书馆。     “现在我们的阅读空间越来越小,由于全民阅读没有国家法律法规保障,也未纳入政府考核指标体系,缺乏长期、持续深入开展的动力。长此以往,文化创新也就失去了活力。”卢云辉表示。     黑龙江省图书馆馆长高文华说:“在基层特别是农村,有的图书馆几年甚至十几年没有更新过像样的图书,有的县级图书馆仅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在维持,读者比工作人员还少。这其中,既有政府投入不足、农民对阅读不热衷,也有基层文化干部引导不力等多方面原因。” 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加快,网络、移动客户端等新兴媒体大量出现,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人们的阅读。如今,很多人宁可一天花几个小时刷微博、微信去“浅阅读”,却不愿抽出时间走进书本“深阅读”。调查显示,在受访者被问及不读书的原因时,获选率最高的选项是“工作忙,没时间”(42.8%),其次是“没有读书习惯”(35.8%)。全国政协委员、国家图书馆副馆长陈力坦言,透过“阅读危机”表象,折射出的文化困境值得思考。     建设“书香社会”需引导     “今天你读书了吗?”这并非只是今年全国两会上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“打造书香社会”的应景之问。如何改变“阅读危机”的环境?如何引导人们自觉阅读?这应成为“每日一问”的话题。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黑龙江省完达山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景海说,风气要靠引领,领导干部应成为全民阅读的身体力行者。全民阅读状况的改善可引入行政手段,通过纳入考核办法,引领农村和基层书香社会建设,如可通过开展阅读比赛、百姓评好书、读后感等互动活动,激发民众的读书热情。     为营造全民阅读的良好氛围,江苏省将每年4月23日定为“江苏全民阅读日”,每年举办“江苏读书节”,定期举办“江苏书展”活动。     此外,图书馆也要打破传统的办馆方式,积极走出去。黑龙江省文化厅副厅长韩慧峰说,图书馆可利用自身资源与社会各界开展活动来吸引读者,这种开放式办馆的方式可以使图书馆的借阅量不断提升。图书馆的存书量很关键,但更为关键的是图书馆工作人员必须发挥作用,通过各种方式让读者爱上书。例如,鹤岗市图书馆利用文化志愿服务创建人工图书物流通道,只要读者想看书,一个电话,文化志愿者就送到家。     营造全民阅读环境,民营书店不可或缺。记者了解到,江苏立法促动实体书店转型,在特殊的时间段延长营业时间至午夜零点,在此期间,通过举办DJ会、音乐会等吸引读者。对这样的尝试,南京先锋书店一位人士告诉记者,书店晚上的盈利大部分并不是来自图书,但各种活动吸引许多读者前来,以此来培养潜在读者。     政策支持应更有针对性     近年来,国家和地方财政为支持全民阅读环境的形成,加大了财政投入力度。2013年,财政部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首次对南京等12个城市的56家实体书店给予奖励资金9000万元;图书批发和零售环节享受为期5年的免征增值税优惠政策。这一扶持政策不仅催生了实体书店的春天,更对全民阅读环境的形成起到了助推作用。然而,改变阅读环境,营造书香氛围,就国内图书馆现状来看,服务设施、书籍品种选择等都需要政府给予更多支持。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河南省文化厅厅长杨丽萍建议,出好书不仅需要机制规范,更需要政策引导。国家应该出台政策扶持好书的出版、好书的阅读。“书香社会的建设,提供好书至关重要。”全国人大代表、作家池莉说,现在市场上的图书,写大话空话的多、教人怎么赚钱的多、教人勾心斗角的多,而对社会真正有价值的书少。池莉认为,全民阅读需要健康的图书市场,需要政府弄清楚各阶层不同年龄段、不同教育水平的人想读什么?这样在支持举措上才更有针对性。     国家图书馆每年到馆读者400万人次,网站点击次数约12亿次,以之为代表的公共图书馆服务方式与过去相比有很大改变,这得益于图书馆服务内容、方式与时俱进,馆内有“菜”、馆外有“肉”,传统阅读与现代阅读两者并存。陈力说:“服务内容、方式发生变化不是说不阅读,而是换了一种形式阅读,根据读者阅读方式的变化提供读物。希望省市县各级财政加大对当地图书馆的投入,把图书馆办成当地精神家园,这对形成全民阅读的氛围至关重要。”     全国人大代表、天能集团董事长张天任说:“长期以来,我国政府提供公共服务存在成本高、效率低、亏损大、服务差的现状。要改变这种状况,需要进一步理顺政府、市场和社会的关系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。让老百姓可以在不同的服务供给者之间进行选择,实现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公平竞争。”     此外,一些政协委员还呼吁设立国家阅读基金,并拿出专项资金建设更多公共图书馆,尤其是增加贫困地区图书馆数量,在留守儿童较多地区,探索建立留守儿童图书馆,创造人人能读书的良好条件。 Screenshot_2020-09-21-22-39-16-564_com.ss.android.article.news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