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云计算周刊] 角逐云计算的“新黄金十年”,谁将胜出?

在“后疫情时代”,云计算的能量得到加速释放。有数据显示,2020年,我国云计算市场整体规模将超过1600亿元,同比增长50%以上。

从全球范围来看,数字经济生态积极向好,云计算成了数字化转型的必然选择,政企上云的进程逐步加快,规模也逐步扩大;新冠肺炎疫情突然到来,某些传统行业的发展按下暂停键,但远程办公、在线教育、在线医疗等SaaS服务却纷纷落地,云计算的需求在持续放量;“新基建”战略的落地,推动了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工业互联网等新技术不断走向行业纵深,云计算的“底座”地位更加巩固,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关键驱动力。

无论从宏观市场环境、政府政策,还是从技术和应用的成熟度,乃至从行业用户的接受度等角度看,都表明,云计算在“后疫情时代”将真正进入普惠发展期,云计算将迎来下一个发展的“黄金十年”。

HAT露峥嵘,决胜在2B端

如果从2008年中国互联网发展进入高峰算起,云计算在中国已有十多年的演进和发展,产业界已达成基本共识,云计算是通往数字化转型彼岸的必由之路。云计算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日趋明显。

新的应用需求、新的技术持续迭代、新的商业模式加速涌现,再加上新的不确定性,共同驱动着云计算市场的发展,也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改变着市场竞争格局。大约在2018年左右,很多人就在追问,中国云计算市场的格局何时才能确定下来。当时就有业内专家认为,至少要到2022年左右才能有定论。

现在,我们离这个时间节点越来越近了,但中国云计算市场依然充满变数,因为技术变化太快且不同技术之间的融合、协作越来越复杂;应用需求越来越多样化,业务场景越来越丰富;伴随数字化转型步入“深水区”,对云计算的能力和支撑作用也有了更多更高的要求。在这些新的要求下,各路云服务商也使出了浑身解数,努力打造差异化竞争优势,市场竞争日趋激烈。

IDC、Gartner、Canalys等市场分析机构都会定期发布中国云计算市场统计报告。综合这些数据,目前中国云计算市场的主导力量主要包括:以阿里云、腾讯云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;以华为云等为代表的由传统IT解决方案提供商“跨界”而来的云服务商;以UCloud、青云QingCloud等为代表的云计算创业企业;还有就是大型电信运营商。

互联网厂商和电信运营商先发优势明显,市场份额排名一直靠前。但随着云计算接受程度的逐步提高,更多类型厂商的涌入,市场格局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,特别是大型传统IT解决方案厂商通过转型,不断加大对公有云的投入,慢慢提升了在云计算市场的知名度和占有率。从市场统计就可以看出,原来占据TOP 5的都是互联网厂商和电信运营商,现在华为云的排名持续上升,从最初前8不入,到后来进入前8、前5,现在已经晋升三甲。Canalys发布的2020年三季度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报告显示:华为云在中国市场上的份额达到16%,仅次于阿里云,位居第二,而且进入2020年来已连续三个季度排名第二,地位不断稳固。最让人感到惊讶的是,这一切变化发生在短短3年时间里。

2C与2B曾是泾渭分明的两个市场,用户的需求、厂商的打法各不相同。但现在,2C与2B也有相互融合和借鉴的趋势。比如2B用户也越来越重视应用体验,希望像互联网企业那样实现快速迭代。只有更准确地把握2B客户的需求,采用更具针对性的方式方法,提供定制化的企业级的高品质服务,才能在2B市场上赢得更大份额。

企业上云是一段漫长的旅程,厂商在云计算方面的较量也不是“加速度”这么简单,更主要的还是考验“后劲儿”和持续发力的能力。所以先发优势与后发优势都只是相对优势,持之以恒才更重要。

全面还要特长突出

说到底,云计算市场之争是综合实力的比拼,但是技术的创新能力和领先性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。HAT在这方面肯定是高人一筹,无论是计算、存储、网络等资源的提供能力,还是性能等各方面指标都遥遥领先。尤其是在引领云计算整个行业发展方面,HAT始终挺立潮头。

从当前云计算市场的发展趋势来看,云原生与混合云是最大热点。Gartner预测,2020年,90%的企业将利用混合云对基础设施进行管理。IBM大手笔收购红帽旨在打造一个新的混合云帝国。

HAT都是混合云的坚定支持者。阿里云通过与众多私有云厂商合作,打造其混合云生态。腾讯云在提升通用基础云服务的同时,也不断推出更具服务定制化和个性化的云服务,其中就包括混合云服务。腾讯云“黑石”就将私有云和公有云之间的架构、网络、数据等基础设施进行深度互联互通,提升了混合云的服务厚度。

华为云则重新定义了混合云。混合云要实现从资源混合到能力融合,既有公有云的快速创新能力,又兼顾私有云的可管可控,从而构建起智能体的理想底座,加速政企智能升级。华为云Stack在云管理、云服务、数据使能、应用使能和AI使能几个方面提供全新的能力。

截至2019年底,华为云已上线200+云服务和190多个解决方案,其中包括69款华为云鲲鹏云服务、43款昇腾云服务。在中国,华为云已广泛服务于政府、互联网、汽车制造、金融、基因等多个行业,其中包括30多个部委、600多个政府部门与公共事业单位、互联网50强企业中的30家、20多家大型车企、14家基因领域企业等。在海外,华为云在新加坡、智利、巴西、墨西哥、秘鲁等陆续开服,并在全球23个地理区域运营着45个可用区。

UCloud于2020年10月发布了混合云2.0解决方案,以“开放API”的形式,全面开放智能资源管理平台、自动化网络平台、全方位运维平台,并无缝融合UCloud公有云产品。另外,UCloud自建的内蒙古乌兰察布数据中心和上海青浦数据中心计划于2021年陆续开放投产,将为政企客户提供更加灵活和定制化的大规模混合云服务。

IDC预测,到2023年,50%的中国企业应用将部署在容器化的混合云/多云环境中,以提供敏捷、无缝的部署和管理体验。

如今已经进入了云原生2.0时代。不是只有互联网企业才是云原生企业,所有企业都能通过现代化改造成为新云原生企业,从云中获得内生的能力,更好地支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新的工作负载。

华为云是云原生2.0时代的开创者和引领者,不仅发布了“华为云云原生2.0全景图”,而且明确提出“资源高效、应用敏捷、业务智能、安全可信”的16字方针,赋能企业云原生基础设施的全面升级。阿里云也发布了《云原生架构白皮书》,阐述了全方位构建云原生架构的规划与实践,并且更加强调容器、Serverless、大规模批处理、安全性等技术细节。腾讯云原生产品API每日调用量已经超过100亿次,拥有超过100万的开发者,同时服务超过50万的客户。腾讯云希望更好地打通云原生在企业生产环境中大规模落地的“最后一公里”。

从传统应用到云原生,笔者更倾向于华为云强调的“立而不破”,即将AI、大数据、边缘计算、视频等新生能力用于企业,同时也还要继承和发展既有能力,实现有机协同。

只有综合实力强、特长又突出的云服务商才有脱颖而出的可能。

云与AI深度融合

我们正迎来智能化新时代,数据是新的生产资料,云计算是新的生产工具,而人工智能是新的生产力。在这些新要素的共同作用下,数字经济的发展将一日千里。IDC报告显示,到2024年,全球人工智能市场的支出将达到1100亿美元,年复合年增长率超过20%。人工智能、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等技术将更多地应用于云计算、大数据平台,有助于企业更快地做出正确决策,促进业务的发展。

数据+算法+算力,构成了数字时代的新型基础设施。未来,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技术将更深度地融合,创造出新的应用场景,持续赋能企业数字化转型。对于云服务商来说,谁能将云与AI的能力合二为一,谁将占据主动。

HAT的共同点在于,能够将云与AI在底层进行打通,为客户提供端到端的支持。阿里云、腾讯云都在自研硬件,比如芯片、服务器等,旨在构筑从底层核心技术到平台再到上层应用的完整生态。

如今,HAT之间比拼的一大看点就是所谓的智能大脑。阿里云最著名的ET大脑除了率先在杭州、苏州等城市落地,还广泛渗透到工业、医疗、环境等领域,旨在构建开放平台,打造人工智能与重大产业结合的跨界开放生态体系。腾讯云则押宝“超级大脑”,其承载平台是“云智天枢”人工智能服务平台,突出强调行业属性。腾讯云的超级大脑将智能连接云、边、端与行业,旨在推动所有行业实现数字化转型。华为云推出的政企智能升级参考架构——智能体,已经在国内的多个城市落地,鹏城智能体、榕城智能体、蓉城智能体、洪城智能体等已声名远播。